赌神一肖公式规律资料:公式规律一肖一码

幣安生態野心,除了流量還能給項目方帶來什么?

幣安強勁的上升勢頭令人印象深刻。年初,幣安重啟Launchpad IEO模式,其他交易所跟風模仿,引領了一波小牛市。幣安平臺幣BNB,5個月內翻了5倍多,達到歷史最高點34.21美金。在市值前十的加密貨幣當中,BNB是唯一一個背離比特幣價格走勢的加密貨幣。

幣安生態野心,除了流量還能給項目方帶來什么?
 
幣安一直牢牢把持交易所頭部交椅。據媒體The Block的測算,幣安2018 年凈利潤約4.46 億美元左右。2019年第一季度上升至7800萬美元,凈利潤提升了66%。

但幣安似乎不滿足再做一個交易所,靠中心化交易所起家做大做強的幣安,憑借強大的行業資源和動員力,轉而開始探索去中心化交易所和公鏈。

隨著幣安DEX、幣安公鏈以及加密貨幣衍生品等先后上線,一個清晰可見的數字貨幣生態版圖雛形初現。

幣安DEX和幣安鏈上線

4月18日,幣安發布公告稱,幣安鏈(Binance Chain)主網啟動。

5天之后,幣安鏈正式上線;而作為在幣安鏈上運行的首個項目,幣安去中心化交易所(Binance DEX)也正式推出。

公開資料顯示,幣安鏈是由幣安推出的一條公鏈,其首要任務是服務于幣安DEX,憑借其強大的性能優勢實現幣安DEX的鏈上交易。

幣安主網上線后,幣安幣(BNB)將從以太坊的ERC20代幣轉移到幣安鏈主網中,作為幣安鏈的基礎貨幣,BNB將扮演類似于以太坊上ETH的功能,是幣安鏈發幣、轉賬、交易時所消耗的“燃料”,鏈上的任何操作都需要消耗幣安幣。

事實上,就在幣安宣布主網的當天,BNB應聲上漲,漲幅高達11%,接下來幾天一路上躍,并創下了當時歷史最高點25美金。

BNB開始承載更多的價值。隨之而來的是,部分原本是以太坊ERC20的項目,紛紛宣布遷移到幣安鏈上。

Mithril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。

Mithril是一個構建在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社交媒體平臺,這次遷移到幣安鏈和和DEX上,意味著代幣MITH將會從ERC20轉換成Binance Chain的基礎格式——BEP-2格式。

遷移完成后,幣安交易所增加了MITH / BNB和 MITH / USDT兩個交易對。

31QU發現,只要有項目宣布即將遷移到 Binance DEX ,短期內都能獲得不少的漲幅。

Mithril上線幣安鏈后,效果也是立竿見影:MITH價格飆升,相比2018年12月最低水平,漲幅達70%。

在Mithril后,又有Red Pulse Phoenix,Atomic Wallet等一眾項目遷移到幣安鏈上,最直接的效果也是代幣價格紛紛上漲,漲幅甚至達到三位數。

比如,市場情報平臺Red Pulse Phoenix在宣布將PHX轉移到幣安鏈后,一小時內上漲了近19%;錢包項目Atomic Wallet在遷移前一周,其代幣已經漲幅超過570%。

但是,在幣價之外,幣安鏈還能給項目帶來什么?

從中心化到去中心化

早在去年,幣安鏈就已經開始醞釀了。

2018年3月,幣安首次宣布開發幣安鏈。去年12月,趙長鵬在首屆福布斯亞洲論壇上首次正式透露,將會推出自有公鏈“幣安鏈”,將會有百萬個項目在公鏈上發幣。

在今年2月,幣安正式上線幣安鏈以及幣安DEX (去中心化交易平臺)測試網。

目前,加密貨幣世界還是以中心化交易所為主。

然而,中心化交易所很容易被黑客攻擊,堅守自盜的事情也時有發生,原因在于,攻擊者只需付出最小的努力和費用,就能從攻擊中心化交易所中獲得最大的回報。

設法攻入中心化交易所系統的黑客就像搶劫銀行一樣,可以集中一次搶到大量加密貨幣。

此外,中心化交易所還面臨著不確定的監管,以及不透明性導致存在價格操縱的可能性,充值和提幣需要平臺審核受限制不方便等。

就在前一陣子,幣安交易所7000個比特幣的被盜事件,也再一次向我們證明了推動去中心化交易所迫在眉睫。

使用去中心化交易所,用戶直接用錢包持有自己的資產,交易在用戶的錢包之間進行,資產不容易受黑客攻擊影響,用戶也不用擔心平臺跑路、監管、價格操作、充幣和提幣限制等,安全性更佳。

然而,由于由于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易用性差,速度慢,以及缺乏交易深度,目前,用戶仍然傾向于選擇使用中心化交易所。

但幣安DEX的強勢布局,會改變這一現狀嗎?

值得一提的是,打著寧缺毋濫的甄選標準,幣安在今年開啟了的 IEO模式,為投資者篩選了一系列項目,除此之外,幣安鮮有上線新項目了。

而隨著幣安DEX的上線,幣安的角色也將隨之發生改變,幣圈守門人將鼓勵更多項目上線交易所。根據幣安首席增長官Ted Lin 的說法,Binance DEX的上架標準將會整體性的放寬,至少會多“10倍”,這無疑會帶來更多可能性。

目前幣安交易所有150多種數字資產,按照最低10倍的標準,我們可以保守估計,也就是會超過1500種數字資產會上架幣安DEX。

寬松的上幣機制將會刺激各大項目方踴躍參與上架幣安DEX,這無疑會極大的促進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進程。作為世界上第一大交易所,擁有世界最大的流動性和交易深度,大量的上幣效應必然會帶動交易所流動性和交易深度,而流動性正是目前DEX最大的難點之一。

顯然,幣安的流量效應,對于項目方的吸引力是致命的。

穩定幣PAX背后公司Paxo一位責人表示,“幣安交易所在規模和交易量上是非常具有影響力的,在幣安上架穩定幣PAX意義重大。”

雖然幣安DEX的上架標準放寬,但整個流程是透明的。項目方在這個過程中需要花費2000枚BNB,而審核和最終決定權將由社區決定。

前赴后繼上線幣安鏈,只為流量而來?

在幣圈,如果一個項目在白皮書里面承諾,發幣后一定會上到幣安交易所,該項目一定會成為一個受人爭搶的項目。

毫無疑問,上了幣安,意味著收獲了巨大的流量,對項目方來說,具有無法抵擋的魅力。

即使是與幣安DEX存在競爭關系的項目,也難以抵擋這個誘惑。

去中心化交易所ChangeNow就屬于爭先上架幣安的一員,在談到為什么要上架幣安,其公關經理Pauline Shangett認為,上幣安鏈多了一個選擇,可以保持多樣性,同時抵御市場趨勢和波動。

根據去中心化交易所ChangeNow的公關經理Pauline Shangett的說法,“幣安鏈是加密市場中的強者和潮流引領者,有巨大的潛力。因此,我們把項目遷移了到幣安鏈上,發了符合幣安平臺BEP2標準的代幣NOW,同時保留了ERC-20格式的代幣。如果代幣在一個以上的公鏈中存在,那么它將擁有多樣性和去中心化的特征,它更加去中心化,因此更能抵御市場趨勢和波動。”

事實上,加入幣安公鏈的項目還能獲得流量之外的“福利”。

對于早期采用者,幣安鏈會提供額外的市場宣傳和支持。

趙長鵬表示,“遷移幣安鏈的早期項目,將獲得來自Binance.com的額外支持,包括營銷,宣傳以及獲得來自幣安官方的項目測評。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屬于最先支持幣安鏈的錢包。”

但是,我們不禁要問,這些沖著流量而來、前赴后繼上架幣安鏈的項目們,進駐幣安真的是一個長久之計嗎?

事實上,此前就有Reddit網友對此提出質疑,如果某一個Dapp完全遷移到幣安鏈上,其提供的服務沒有受到影響,那么,說明這個代幣從一開始就沒有存在的必要。進一步可以推斷,這個項目可能只是一個為了融資而存在的項目。

為什么這么說?

該網友進一步解釋道,幣安鏈是一個沒有智能合約功能的公鏈,因此沒有獨特的可編程資產。

而以太坊是圖靈完備的,也就是有智能合約的,智能合約意味著除了轉賬以外,還可以通過智能合約編程自定義的獨特功能,得以讓Dapp能夠基于這個平臺擴展其他的功能。

如果原先是在以太坊上的ERC 2.0代幣,可以通過包裹成一個“B-token”的格式,發布在幣安鏈上,這種情況下,這個代幣可以利用BNB的交易對,獲得流動性,另一方面,它還擁有以太坊上主鏈上仍然存在編程功能。

但如果一個項目完全遷移到幣安鏈上來托管自己的代幣,遷移后其提供的服務沒有受到影響,那么說明這個代幣從一開始就沒有存在的必要,可能就只是為了躲避監管來進行加密融資,這反過來應該對項目的合法性或動機產生懷疑。

如果一個代幣不能以自定義功能進行編程,那么,它實際上沒有存在的理由,其存在的目的,很可能只是為了在非監管的情況下進行籌款。

數字生態布局的野望

相比以太坊,幣安鏈的優勢在于,交易擁有更快的確認速度,基本上可以達到1秒出一個塊。而憑借幣安鏈的技術優勢,Binance DEX可以達到和幣安中心化交易所處理相同的交易量。這就解決了很多去中心化交易所面臨的速度和性能問題。

根據趙長鵬的說法,“發送代幣在一秒鐘之內就會得到確認,而且具有最終性。”

應用在某些電子商務業務中后,甚至達到了“比傳統支付方式更快”的速度,趙長鵬補充道。

事實上,隨著越來越多的項目往幣安鏈上遷移,坊間一度認為幣安鏈將會對以太坊造成威脅,稱為是“以太坊殺手”。

但趙長鵬對此回應說,“幣安鏈不支持智能合約,因此不是所謂的“以太坊殺手”。

雖然幣安鏈保證了更快的速度、更好的體驗和可用性,但沒有智能合約功能,意味著會大大限制幣安鏈的代幣種類和數量。

但是,幣安鏈現在不支持智能合約,不代表以后不支持智能合約。

目前,基于 Cosmos打造的幣安鏈,日后靠Cosmos打造一個支持智能合約的公鏈并不是什么難事。

實際上,幣安最近從中心化交易所、去中心化交易所再到公鏈的一系列連發動作,我們可以窺見幣安在數字資產生態布局的野望。

簡單總結為,做大做強的中心化交易所為去中心交易所提供支持,為了打造高性能的去中心化交易所,自己做了一條公鏈,為了扶持公鏈,又通過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流量效應宣傳自家的公鏈,即在幣安鏈上發幣的早期項目,可以獲得優先上幣安DEX的優先權。

毫無疑問,以目前幣安瘋狂的發展速度來看,幣安一直在醞釀數字資產的生態布局,因此,我們可以猜測,趙長鵬所說的“幣安鏈不是以太坊殺手”可能只是一種公關套詞,只是代表現在不是,但未來可能會是。

這些前赴后繼上架幣安鏈的項目,雖然在短期借助幣安平臺的流量效應,能獲得不少的曝光和跳漲,但我們不禁要問,當這些短期流量效應耗盡之后會怎么樣?

幣價之外,幣安還能為項目方帶來什么呢?

畢竟長遠來看,項目本身的落地和大規模采用才是走向未來的堅實土地。(31QU)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